脑洞堆积处 我这个人很正直

小朋友 上

【青春叛逆期露X中年大叔耀
【奇奇怪怪的设定
【tag都不好意思打嘤嘤嘤
【熊孩子露也是蛮萌的对叭…
【略渣 ,短小,慎入


“伊万,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。”王耀平静的开口,一切如常,我看不到多余的感情色彩,“我有我自己的工作,没办法一天二十四小时待命,等着随时跟在你的后面给你收拾你的烂摊子。”

我仰着头不去看他 ,似乎天花板上的吊灯都比他那些唠叨来唠叨去的话更有意思。

“伊万,我在跟你说话。”他见我没有回答,明显有些生气,声音也跟着上扬不少。

“我每天工作很忙,我有数不清的任务要完成,还得忍受那些更年期上司那些毫无根据的训斥。我每天都很累很烦,别有事没事就给我惹麻烦”我用夸张的语调模仿着王耀平常说话的样子,语气滑稽的我自己都想笑。“那些架有什么好打的?打伤了人我还得替你去给人家垫医药费,在人家面前还得点头哈腰的装孙子,我大气儿都不敢随便出。”

“唉,伊万,你什么时候能长大能懂事啊?”我最后当然不能忘记王耀老气横秋的叹气声。

“伊万·布拉金斯!”他在叫我的全名,声音立马高了几个分贝。

我在想下一秒王耀的手就要狠狠的拍在那可怜的桌子上,也有可能是狠狠地拍在我身上。

他也差点这么做了,然而关键时刻还是理智控制了情感,他收回了已经腾在半空的手。

然后王耀叹了一口气,好像唉声叹气能使他舒心不少一样,再次开口时他又换回了平日那副冷静的样子:“别尝试挑战我的底线,我不想花费过多的时间去和青春期的毛头小子计较,而且……”

“你把我当什么呢?”我突兀的开口,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,“小宠物?小玩具?还是你直接把我当儿子?”

接着我低下仰了半天的脖子,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颈,用双眼看着王耀。

他明显一愣,接着把头扭到一边去不看我,然后对我说:“早点睡吧,明天可不是休息日。”

他在逃避,但是有什么可逃避的呢?

“晚安,‘爸爸’。”我恶作剧般的对他说。

“……”

他没回应我,这使我的恶趣味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我拖拉着鞋子,故意在地板上发出摩擦的声音。虽然这是幼稚的小把戏小示威,但是我想这的确让王耀的怒气又增加了一分。

这没有任何意义,但是我还是去做了。我只是单纯的想逆着王耀的想法,他越生气越着急,我反而越高兴。但是他却一直想让我顺着他的思路,“你还小,你涉世未深,很多事情你不懂。‘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’。”这是他的想法
 
 啧,这还真像青春期的儿子和更年期的父亲才能做出来的事。

我的王耀的关系很复杂,复杂到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解释。

总结起来也就一句话,他是我养父,我的监护人。

十年前的一次空难,让我的父母,我的姐妹,永远的葬身在太平洋里。没有坟墓,甚至尸骨无存。

或许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应该悲伤,我应该大声痛哭,也许还应该悲伤到几近昏厥,以诉说自己对逝去亲人的哀思。

可是我做不到。

我的父亲,应该很强壮,辛苦的工作,以赚取钱财供养我们全家。我的母亲,应该很温柔,她应该极少工作,全心全意呆在家里,做着家务,照顾着我与姐妹们。我的姐姐,她应该很爱笑,她的笑容应该很好看。我的妹妹,是个害羞的小姑娘,总是躲在妈妈的身后,她烟灰色的眼睛一定很漂亮。

这是我对家人仅存的记忆,曾经有一天我和王耀谈起这些,他没说什么,只是快速的将话题转移。

母亲和王耀曾经是很好的朋友,母亲的死对他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打击。

我想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王耀才会在我的家人遇难之后,马上就从中国乘飞机去了俄罗斯,找到了我,并且领养了只有五岁的我。

他那时也才不过二十五岁,大学毕业没几年,租着房子,穿着廉价西装,每天在高峰期挤地铁上班,精打细算的过着日子。

然后就因为和我母亲的友谊,不得不收养了父母双亡孤苦伶仃的我,含辛茹苦的供养我长大。

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结婚?单身了十几年?

哦,再想下去我都要流泪了,多让人感动的故事啊,多么具有奉献精神的人啊。

简直可以入选感动中国年度人物。

 

第二天我依旧被我的闹钟叫醒,我跑到窗前拉开窗帘,是个晴天。

但是关我什么事?

我仍然吃到了王耀做的早餐,三明治加牛奶,简单的不像样,实在不太像他的水平。

我刚想开口询问,抬头却看到王耀浓重的黑眼圈。

嗯,上帝保佑,这不是我的原因。

“你没休息好吗,王耀?“

他瞥了我一眼,没说话,继续忙着捣鼓面包机。

我自讨没趣的的低下头,对着面前的牛奶开始暗暗发力。

“别只是喝牛奶,“王耀最终还是和我说话了,只是还是对我唠唠叨叨,”你现在还在发育期,营养不能跟不上,所以…..“

“我知道了。“

“你知道什么啊,我话都还没说完。“

“……’

 

 

早餐又是在不愉快的氛围下吃完的。

然后我又很不愉快的遇见了阿尔弗雷德。

“Hey!早上好啊伊万。”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。

“早上好。”我回答他,“有时候我真不想明白你到底在想些什么,还记得我们昨天刚打过架吗?”

“我当然记得!”他快速的绕到我的前面,接着一边倒着走一边和我对话,”不过hero才不会在乎这些,hero早就决定原谅你了。“

我猛地停住脚,阿尔弗雷德根本没料到我会这样做,他之前一直跟我保持着较近的距离。

他差点因为重心不稳而整个人撞到我身上,事实上也撞到了。我连他脸上贴的创口贴都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我迅速的侧开身体,所以阿尔弗雷德就以一种极为滑稽的姿势与马路来了一个亲密接触。

“谢谢你的原谅,Hero先生。“我笑着对他说。

然后我快步向前走去,丝毫不理会阿尔弗雷德在后面类似于“蠢熊你别走啊,hero要跟你决一死战!“的叫嚷声。

其实阿尔弗雷德和我蛮像,我们俩应该是同病相怜。

这个成语这么用,我估计语文老师会被我气死的。

 

今天的课程我是稀里糊涂的听完的,我的心思完全不在上头。

放学后我跟在阿尔弗雷德后面,有一搭没一搭的问了他些乌七八糟的事情。

“昨天我们打完架之后,你养父没骂你?”

“什么养父!”他瞪了我一眼,“那是我表哥!”

然后他沉默了,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到,“他是没怎么骂我啦…半夜不过跑出去喝得大醉,凌晨才回来…抱着我哭了半天,说对不起我妈对不起他死去的小姑姑,没能好好教育我什么的。”

“于是你心软了?所以你屈服了?”我问。

“屈服?”他突然大叫起来,“那当然不可能!他一直以来都给我安排好了既定的生活,帮我做好了一切。Hero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他却还是用教育小孩子方法来教育我。”

我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不过他最近找了一个男朋友,看来没心情管我啦。”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。

 

说起来王耀和阿尔弗雷德的养父…哦不表哥亚瑟,还是同事。看起来好像关系还不错?王耀经常半夜接到亚瑟的电话,两个中年老男人跑出去烂醉一通。

.......

我现在还不太想回家。

 

评论
热度(4)

© 林空鹿饮溪 | Powered by LOFTER